keke

【双黑太中】宰式幽默02

汤圆太太是神,写的太可爱了,全员都太可爱了!!!

轩辕氏汤圆:

*前篇01  00




*看完双黑复活后打鸡血的八千字糖块




*01篇结尾的后续,宰式幽默的最后一篇




*太宰先生亲身示范错误的表白方式之后会有多严重




*侦探社手把手教你追中也








————




太宰治像是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一个天鹅绒小盒子出来。


 


“如你们所见。”太宰治笑眯眯的打开盒子,里面不出意外的是一枚钻戒,但却出乎意料的是最正常不过的款式,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太宰治的审美。


 


“我要求婚了哦!”太宰治大声的说道。


 


他面前的侦探社众人像是没听到一样的该聊天的聊天该逗猫的逗猫,众人皆狂唯有一个清流敦君愣在原地,他挠挠头刚想问太宰治先生想跟谁求婚,就被与谢野晶子一个眼神给瞪的不敢张口。


 


“喂——”太宰治捧着盒子拖长了音,“大家——”


 


“诶直美我记得你昨天给我看的那双鞋真好看,哪买的?”


 


“你喜欢啊?我把网址给你。”


 


“谷崎君!为什么喵喵它不吃我的小鱼干!”


 


“它叫神谷光子,乱步先生。”


 


“我不管我不管它就叫喵喵!”


 


“算了神谷喵子也挺好听的——”


 


“喂我说你们——”太宰治握紧了手里的小盒子,很是大声的说着,“你们再这样——”


 


“各位爸爸们救救我你们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你们功德无量你们法力无边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万寿无疆请你们务必要帮我想个求婚的招!”太宰治做出土下座的姿势一脸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痛哭流涕深恶痛绝痛改前非往事不堪回首唯有当下的表情。


 


一片死寂。


 


“哎早说嘛原来你要求婚啊。”与谢野晶子笑的温婉从容,“姐姐会帮你的何必行此大礼呢。”


 


“就是就是,侦探社上下团结一条心嘛。”谷崎直美点了点头。


 


“你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咱俩谁跟谁啊是不是。”江户川乱步抱着猫笑眯眯。


 


众人瞬间凑上去很是亲热的围在太宰治旁边,不到一会儿整个侦探社的人几乎都倾巢而动,恐怕是先前对组合出动的兵力都没这么足的分量。


 


众人皆狂唯有清流敦君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太宰先生要求婚?和绷带?


 


——


 


“...大概就是这样的。”太宰治一脸消沉,“当时我心一急我说话可能有点急——然后我骂他是个神经病我看到他的脸就想吐...怎么办我觉得我这婚求不成了。”说到这里他像是回忆起什么不堪的记忆一样捂住了脸。


 


“你该。”与谢野晶子给出了简短客观的评价。


 


“晶子姐姐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还是不是你亲爱的太宰宝宝。”太宰治泪眼汪汪。


 


“对啊,而且你昨天不是还说不把那个小矮子拐到我们侦探社天天欺负你就不姓与谢...”谷崎润一郎刚说一半就生生的后面一句话咽了下去,一旁的与谢野晶子默默的关掉了电锯的开关。


 


“...总之我们的利益层面是相同的。”与谢野晶子清了清嗓子,拍了拍掌,“那么,请大家踊跃支招,务必要把那个小矮...啊请务必要帮太宰追到中原先生。”


 


与谢野小姐果然还是在记仇吗。很快接受了事实的敦君在旁边默默看着,请你务必对中原先生好一点毕竟不是人人都像虎一样拆成八块还能拼回来的,到时候搞不好太宰先生要跟我们玩命的。


 


“还有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已经做了一个微型的针孔摄像头,虽然事先没有打招呼,但是这个摄像头已经藏在你胸口石头里面了。”与谢野晶子补充道,“这是为了我们能全程监控现场情况,然后适时的给出适当的建议给你。”说完她轻轻击掌,很快有人捧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出来,“我们就用这个电脑进行实时监控。”与谢野晶子说。


 


完蛋了我记得上次这么隆重还是为了防止和港黑开战把?不就是求个婚吗至于吗?敦君心里想着很想这么说,一旁的谷崎直美似乎看出了敦君的疑问,她悄声说:“你不知道,上次太宰先生求婚失败了,最后是给晶子姐姐抬回来的,要不是还留着一口气晶子姐姐都回天无力了...就是那次街口咖啡馆发生小规模地震的事情,波及了半个横滨港呢...”


 


“啊太宰先生他到底怎么求婚的啊被揍的这么惨?”


 


“好像是什么高矮显性隐形纯合子之类的...”


 


“...我要是中原先生我连一口气也不会给他留的...”


 


“你这么说可就伤透了我的心了啊敦君。”太宰治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我可是苦思冥想了很久才想到这么绝佳的点子的,多么有内涵有新意,中也那个木头桩子真是白瞎了我这么浪漫的钉子了...”


 


“那么请浪漫的钉子自己去解决问题。”与谢野晶子说。


“晶子姐姐。”太宰治哭丧着脸。


 


“说到隐形纯合子...”一旁沉默许久的国木田独步突然说道,“我记得我之前当数学老师的时候,有一个同事跟他的女朋友求婚,就说的‘你愿不愿意我心里的空间向量永远指向你的方向’,把他女朋友感动的当时就决定嫁了。”


 


“好办法,比那什么纯合子好多了。”与谢野晶子拍掌。


 


“你这么说我很不服气明明...”


 


“自己解决。”


 


“我什么意见都不发表。”太宰治很乖的坐好。


 


“很好,国木田这个方法十分可行。”与谢野晶子打了个响指,“监控打开,上吧,太宰汪。”


 


“汪。”太宰治叫了一声。


 


——


 


“好的,太宰先生已经和小矮...目标人物会面了。”


 


清流敦站在一旁很是紧张的看着监控屏幕,发自真心的为太宰先生和整个横滨捏着一把汗,屏幕上面太宰治假装和下班回家的中原中也巧遇,太宰治提议去酒吧喝一杯,中原中也瞟了太宰治一眼——清流敦不由自主的捏紧了袖口——好在中原中也似乎并没有在意先前的事情,只是撇了撇嘴说我不太想喝酒,去喝咖啡吧。


 


“第一步就没走好啊太宰君。”江户川乱步很可惜的摇摇头,“明明一点点红酒能让人很容易打开心房的。”


 


“不急,我们应该相信太宰。”与谢野晶子说道,“太宰应该是这方面的专家。”


 


晶子姐姐你这话说得好像太宰先生跟很多姑娘求过婚似的。清流敦心里想着,太宰先生都跪下叫爸爸了明显是个新手好吗...不对这个侦探社有人求过婚吗行不行啊太宰先生真的没有所托非人吗?


 


画面从街道口转变成了幽静的咖啡馆,太宰治很是好心的给中原中也端了两杯咖啡,中原中也拎着外套和咖啡店店主说先前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店主摆摆手说没事,中原中也还是一脸愧疚,阳光正好,太宰治歪着头坐在座位上看着,眼角弯弯。


 


清流敦眨了眨眼睛,好像有戏?


 


“呼...”中原中也道完歉之后很是自然的坐到了太宰的对面。


 


“你终于说完啦?”太宰治把半温凉的咖啡递过去,中原中也顺手接过抿了一口,随即皱了眉:“怎么这么苦?你忘了加糖?”


 


“因为我接下来可能会甜死你,所以先喝点苦的解腻。”太宰治收起了笑容,神情认真。


 


中原中也挑眉:“怎么个甜法?”


 


清流敦握紧了双手,胜负成败小到咖啡馆的完好大到整个横滨的命运全在您身上了太宰先生!


 


太宰治深呼吸一口气。


 


“我要和你结婚。”太宰治缓缓的说出这几个字,“是真命题。”


 


“哈啊?”中原中也神色有点懵。


 


“同时这个真命题的逆否命题也相对成立。”太宰治一字一句的说,“也就是说,不是你,就不会和我结婚。”


 


清流敦在屏幕前简直要给太宰治鼓掌了,他想说您太棒了您居然没犯怂没打屁没插科打诨没挤眉弄眼您好样的您是整个横滨的英雄!


 


国木田独步也舒了一口气,这个是他昨晚连夜咨询所有曾经的数学组同事得出来的,看来效果不是很差。


 


“好啦。”也谢野晶子露出一个笑容,“接下来我们只需要考虑喜糖买哪家...”


 


与谢野晶子话还没说完就被屏幕里面传来的一阵爽朗的笑容给打断了。


 


“哈哈哈哈哈哈!”中原中也笑着指着太宰治,“你又考我数学?你最近要考公务员?离开了港口黑手党你活的这么惨?”


 


“是啊是挺惨的所以我才需要和中也结...”


 


“不过你这样不太行。”中原中也擦干眼角笑出的眼泪,露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你连‘我要和你结婚’这是一句感叹句、感叹句不能成为命题都不知道,你的数学素养还不太够啊。”


 


“要不要我给你介绍数学老师啊?”末了中原中也给了一个自以为绝佳的提议。


 


屏幕前,侦探社众人的表情大概和复活岛上面那一群石像是一样的。


 


“...妈的知道你数学素养好了!”与谢野晶子给气的爆了粗口,“太宰治究竟是怎么看上这个脑回路这么清奇的矮子的!”


 


“不...也许是因为我们数学素养还不够...这是我们的失误,真是让人肃然起敬的对手啊。”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镜,但是已经有负能气压隐约冒出来了。


 


清流敦也忍不住捂脸,让这俩人结个婚,咋就这么费劲呢。


 


——


 


自不必说,太宰治连续一周都已经摊在沙发上没动过分毫,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木田独步先生,他已经连续刷了一周的拉格朗日高等数学,看来是给那句‘数学素养不够’给打击的够呛。


 


清流敦面临着人生的两大抉择,帮太宰先生,还是帮国木田先生?


 


最后他选择吃瓜。


 


“起来了小伙子!”与谢野晶子一把拎着太宰治的耳朵把他给拎了起来,太宰治捂着耳朵直喊疼,与谢野晶子却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往太宰治身上狠狠一摔,很准的砸到了太宰治的怀里,太宰治掂了掂,挺轻的。


 


“芥...我们在港口黑手党的内线把你家小矮子的购物车清单给发了过来,我们挑了其中一个帽子买了下来,用的你下半辈子的工资。”与谢野晶子双手抱胸,“不成功便成仁,要是这次你失败了你给侦探社白干到死都还不起,到时候我们只能拆了你的器官去卖了。”


 


“拿出点干劲来,听到没?”与谢野晶子冷漠的下令。


 


太宰治点了点头:“我加油。”


 


“招呢?”他接着说。


 


“这次我们请了个靠谱的。”与谢野晶子露出得意的微笑,“我们特地去咨询了有家室的菲茨拉杰德先生,我们会尽量把你打造成英俊多金的完美好丈夫的。”


 


现在再打造是不是晚了点而且费用是不是有点高啊,我觉得这个赞助费有必要让那个提议者出那么一出,不然我觉得一个师的太宰先生都不够卖的。清流敦心里想着。


 


“不用担心资金的问题。”与谢野晶子笑着,随即把头转向了清流敦。


 


不是你看太宰先生啊是他要求婚你看我干嘛?虎虽然再生能力强但是器官不能再生的你不能卖我啊?清流敦心里莫名一慌。


 


“我记得跟你有个叫蒙哥马利的姑娘跟你关系挺好的?她是不是在菲茨拉杰德名下工作啊?”与谢野晶子笑的温和,“别这么害怕嘛?过来啊?”


 


“芥川跟你关系也好吧?啧啧啧黑蜥蜴的队长呢不穷吧?”


 


“还有镜花...你能联系得到尾崎红叶吧?五大干部呢得多有钱呢?”


 


“我我我我我我现在卖了我来得及不,还能值70亿吗?”清流敦哭丧着脸。


 


“你怕啥,到时候太宰全部给你还上!他的小男朋友顶有钱,泡上了你就是大功臣!你还愁下辈子吃穿?”与谢野晶子循循善诱。


 


我就是怕中原先生知道我是赞助的把我削了啊!清流敦心里委屈到哭泣。


 


——


 


监视器里的画面金碧辉煌,清流敦却知道画面越金碧辉煌就他越负债累累,他回想起蒙哥马利和芥川看智障的表情就觉得自己的下半生清誉全都毁在太宰先生手上了,要这样太宰先生还失败,他就,他就...


 


他就真的要去用能力卖器官了...


 


蒙哥马利把一打卡片拍在他脸上,不用想都知道这些卡牌的透支额度是多少,芥川动动手指,清流敦看他摁零都摁的心惊肉跳,至于尾崎红叶,她笑的得体大方,说原来是镜花要你来的啊,这块地产十年的全部收入都借你了记得替我向镜花问好。


 


问清流敦要买多少年器官才换的起。


 


清流敦只想用一首歌名来回答这个问题——八辈子。


 


心痛归心痛,但还是要给太宰先生加油,太宰先生身上那些个装备全是他用虎命换过来的,太宰先生要是再输清流敦也要跟着倾家荡产,清流敦心里想着太宰先生您能行的您好棒棒的您要是摆不平他您一伸手我就冲过去绑也要绑得他同意。


 


不过仔细对比了一下战斗力清流敦就只敢在心里想想,万一太宰先生临时倒戈呢,这种重色轻虎没道义没良心没妇德的事情他太宰治做的还少吗。


 


监控屏幕画面里,太宰治穿着昂贵的手工制西装笑的温和,他一身贵气气宇轩昂仿佛是经常出入高端社会的名流和成功人士一般,不得不说西装配着他这幅绝佳的好皮囊还真的显得有那么一点正人君子的味道出来,现在太宰治全副武装的等着他的小男朋友的到来。


 


很快中原中也就出现在了门口,有人替中原中也推开了门,中原中也摆摆手轻巧丢下一句谢,他穿的就随意的多,白衬衫和西装长裤,简单的打了一个黑色领带,外套拿在手上,他一进来就有穿着黑西装的人凑上来要替他拿外套,他礼貌的说不用了,那群黑西装说那怎么行呢怎么能让干部大人拿着,中原中也笑笑说真不用,有人等我呢。


 


清流敦扯了扯嘴角,看了看一旁一脸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与谢野晶子,与谢野晶子也看着他。


 


“我早该想到的。”与谢野晶子痛心疾首的说道,“这个小矮子这么有钱,哪能用钱摆平他。”


清流敦心想瞧瞧这就是识人不清所托非人的下场只是可惜了不知道现在虎皮在黑市的价码如何啊


 


侦探社这边已经气势低落,反倒太宰治悠然自得,他很夸张的伸手在一旁使劲招手:“中也中也!这边哦!”


 


“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中原中也大概是觉得在公共场合被这么叫着名字有点丢脸,快步走过来轻轻的给了太宰治胸口一下子,“你约我来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泡你啊!”太宰治笑眯眯的。


 


清流敦看得那叫一个心惊肉跳,他心想,这下完了,这酒店拆起来很爽吧?啊?一定很爽吧?


 


“那也得你泡得到。”出乎意料的,中原中也没有生气,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清流敦睁大了眼睛眨了眨,诶?


 


“年轻人。”与谢野晶子露出了计划通的笑容,“你以为地点我随便选的?据说这是小矮子当年办升职庆功宴的地方,他哪忍心发脾气啊。”


 


这边说着太宰治的动作却很快,把抱的死紧的礼物盒放在中原中也的手上,中原中也楞声问这是啥,太宰治就笑笑怂恿着说你打开嘛。


 


盒子打开了,光看就已经觉得价格不菲的礼帽安安静静躺在礼盒底部,中原中也一脸吃惊,太宰治用温柔的声音说我觉得你会喜欢的,我就买了下来,你喜欢吗?中原中也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抬起头满脸狐疑的看着太宰治,正好对上了太宰治深情的眸子,与谢野晶子暗叫一声太棒了,清流敦也拼命鼓掌,菲总的剧本真棒!太宰先生的演技真棒!他和晶子姐姐彻夜催促太宰先生背台词的操劳终于没白费!看来这次得成!


 


“你玩什么幺蛾子?”中原中也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你喜欢吗,那太棒了,其实在这个与你相见的地方也是我精心挑选的,这里的灯光很衬你玫瑰一般的脸蛋。”太宰治深情款款。


 


“...说人话。”中原中也握着帽子的手一抖。


 


“噢,我亲爱的小玫瑰,我亲爱的夜莺,你愿意盛开在我的后院里,为我歌唱吗?”太宰治托起中原中也的手,吓得中原中也抱紧了帽子往后缩了缩。


 


“你你你你你...”中原中也结结巴巴的。


 


“怎么了我美艳的花儿?你在担心什么呢?我会让你开在我的心里,用我涓涓的爱意将你浇灌,你的美丽将永远存于我的心壤中,除了你我眼中再也住不进任何一朵玫瑰。”太宰治的声音极尽温柔。


 


中原中也眨了眨眼睛看了太宰治半天,最后一盒子朝太宰治砸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到了太宰治的眉心,痛得太宰治眼泪都要出来了。


 


“你脑子有病吧!”中原中也骂道,然后抱着帽子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


 


屏幕前清流敦看的感动的流下了眼泪。


 


喂,你好,你们这儿收肾吗?


 


——


 


“又——失——败——啦——”


 


太宰治拖长了尾音说着。


 


“你还求婚吗?”与谢野晶子问道。


 


“不求啦!求不了了。”太宰治躺在沙发上,眼睛看着天花板,“这个小矮子太难搞了,我搞不起了。”


 


他抱着枕头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趴着:“谁爱搞谁去,我不搞了。”


 


“太宰先生不要灰心,您之前不是也成功追求到了中原先生吗?”中岛敦轻声安慰着。


 


“啊...”太宰治眯起了眼睛,“是这样的...”


 


“那您用的是什么方法?继续用不就好了吗?”中岛敦问道。


 


太宰治没说话,与谢野晶子叹了口气。


 


“敦君,走吧。”与谢野晶子挥了挥手,“那个人的世界谁能懂啊,让他好好想想吧。”


 


“记得帮我把门带上哦。”太宰治脸埋在沙发里,声音听起来都是闷的。


 


“知道了,矫情。”与谢野晶子笑骂了一句,轻轻的带上了门。


 


死寂。


 


太宰治摸出手机解了锁,玩了几把吃豆人后觉得腻了又把手机丢到一旁,像是无味一般的翻了个身,伸出手来晃了晃,有光从指缝里面漏出来,扑闪扑闪的,像蝴蝶翅膀一样漂亮。


 


“诶——”太宰治发出一个毫无意义的音节。


 


他动了动手指,光也随着动了动。


 


门外传来了中岛敦急切的呼声和与谢野晶子冷峻的声音,至今为止还真是辛苦他们了,太宰治难得有良心的想,毕竟要帮自己这个神经病追另一个神经病,换做别人哪能轻易答应啊,这帮人爱玩,但是从来都发自真心的帮他,说着要他当牛郎去卖肉赚钱最后也全是唬他的,他知道侦探社哪来的那么多钱帮他追中也,怎么可能真的坑中岛敦那小子,与谢野晶子在黑手党不是就有一个炸弹魔旧相识么?


 


他当时看着菲茨拉杰德用着真情实意写的剧本没忍住笑了半个月,他早就知道这肯定成不了,中原中也能是这样的人吗,他脸皮一直那么薄的,说这么多情话出来他还不羞死。



但是他还是照做了,他自己都数不清自己到底是抱着哪门子的希望,他想,没准就有效呢?


 


没准就能成呢?


 


太宰治想到这里笑了笑,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懂自己了。


 


“太宰先生。”中岛敦猛地推开了门。


 


太宰治懒洋洋的躺着,说:“有什么事吗?不是政府立自杀管理法的大事情的话就不要叫我...”


 


“中原先生杀到侦探社门前了!”中岛敦喘着粗气喊道。


 


太宰治像是被摁了开关一样咻的一下坐直了。


 


“中也他来干什么?”太宰治语速很快。


 


“我向与谢野小姐提议说能不能找中原先生谈谈,结果他刚挂电话二话没说就真的来了,现在就在楼下,太宰先生我们该怎么办。”中岛敦急的咬了好几次舌头。


 


“别慌,我来摆平这个黑手党!”太宰治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恢复了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中岛敦发誓,他这辈子第一次发现长腿的好处就是在这个时候,只见太宰治轻盈的一跃,很快的就从窗户外翻了下去,中岛敦想喊这是二楼呢您别乱来,但太宰治吹声口哨跟个初入社会的毛小伙子一样很轻巧的落在了地上,夸张的拍了拍风衣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中原中也已经到了侦探社门口了。他靠在车旁边小憩,太宰治挥挥手说中也你找我?中原中也闻言撩起一点儿眼皮嗯了声啊,的确是找你来着。


 


“找我有事吗?”太宰治笑着问道。


 


“没什么事,有个东西需要你签字。”中原中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的方方正正的纸,递给太宰治。


 


中岛敦敢用他5.3的视力发誓,他看到了“婚姻届”三个字。


 


“之前一直想找你签了的,谁知道你一直在作妖。”想到这里中原中也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当年他路过民政局的时候神使鬼差的进去要了张表格回来,就在中原中也满心纠结的想着怎么把这事装作毫不在意的跟太宰治提起的时候,部下一通电话传来,第一句话是,太宰先生放弃任务跑了,第二句话是,您的车炸了。


 


中原中也当时脑子就嗡的一声全白了,连第三句boss找他都没听就挂了电话。


 


他惊奇于自己没把这张表给撕了泄愤,反而是长久的留了下来,直到今天依旧完好无损。


 


前些日子他刚跟太宰治冰释前嫌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张表,他看着太宰治三番五次的叨扰他,在他面前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他心里就笑,回家他就把这张表找了出来,他脸皮薄,不想再到民政局再要一张,心想这张不错,不是正好吗。


 


先动情的人先输,中原中也一生难得认输一回,他这次却对输赢看得不重,输了就输了,他输得坦坦荡荡。


 


太宰治看着他手里的表,抿紧了嘴唇。


 


下一秒太宰治转身就跑。


 


中岛敦看得懵逼,心想都到这份上了你还怂?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跑什么啊你上啊你走过去抱他啊亲他啊让他露出小娇羞的表情然后一脸霸道总裁的说你是我的人我是你的男人咱们生生世世不分离看尽红尘万丈将你爱的供养啊!


 


与谢野晶子却笑,给他一记手刀说你瞧好了。


 


不到十分钟后太宰治风尘仆仆的跑了回来,脸上难得的带着一点焦躁。


 


“签我的!”太宰治大声笑着喊了出来,“怎么能签你的呢!那不就是我输了吗!”


 


中原中也站在原地看着他,太宰治冲上去,拿出一张明显新得多的婚姻届出来。


 


中原中也瞥他一眼,然后说:“你这张有我的有诚意?我凭什么签你的?那不就是我认输了吗?”


 


“中也你就向我认输一回没什么大不了的嘛!还送一个又乖又暖的太宰宝宝哦!”太宰治冲他挤眉弄眼。


 


“我不要,凭什么你不认输。”


 


“我要认输送又乖又暖的中也宝宝吗?”


 


“...想得美!”


 


“那我不是亏了!”


 


太宰治的插科打诨很快的演变成了一场小规模的战争,俩人久违的打了一场,最后以太宰治的求饶作为尾声。


 


“哇你到底想不想和我结婚了啊你居然下杀手好痛的!”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抱着头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起来拳头都是软的,轻飘飘的打在太宰治胸膛上就作了罢,太宰治握着中原中也的手给塞上一支不知道哪摸出来的笔,中原中也笑骂他一句,然后很自然的签了字。


 


“你不坚持啦?”太宰治笑眯眯的问。


 


“反正我早就输了,不介意再多一次。”中原中也看着自己的飘逸的签名,露出一个满意的笑。


 


“你这话我要提出个异议。”太宰治举手。


 


“准。”中原中也心情好,一挥手准了。


 


太宰治笑嘻嘻的凑上来抱住中原中也,中原中也抬了抬耳朵示意他快讲,太宰治只笑着亲了亲中原中也的耳垂子。


 


“中也你这就不懂了啊。”


 


“这种事情,哪有输家啊。”


 


——


 


 


 


 


 


 


 


 


 


 


 


 


 


 


 


中岛敦:八月秋高风怒号,我是单身我自豪。


 


 


——END——


 



评论

热度(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