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

童话里或许不是骗人的

真可爱啊(晕厥

真一:

聊天产物,一时兴起码了两个童话设定的金剑。


故事一:打渔姑娘与瓶中魔


 


金剑in《一千零一夜》


西译风


一千零一夜给我的感觉就是华丽以及所有人物都很讲道理,于是从渔翁和魔鬼的故事改了以下这篇。


 


打渔为生的金发姑娘过着贫困的生活,她一天要下四次网,把捞到的鱼拿到集市上卖掉。


这一天,她照样来到海边,第一网下去,姑娘奋力拖起渔网,却是一网海草。姑娘抛下第二网,第二网有些沉重,姑娘想,主啊,给我一网鱼吧。岂知,拖上来的是一网枯枝和砂砾。姑娘抛下第三网,这一网更加沉重,姑娘想,主啊,给我一网鱼吧。不成想,拖上来的是一网碎石。姑娘撒下最后一网,这一网无比沉重,好似网子被人攫住了一般,如何也拉不动,姑娘祈祷道:“凭主起誓,就算不能给我鱼,好歹也将我谋生的渔网还给我罢!”话音刚落,网子被拉了出来,空空瘪瘪,在网子中央,姑娘找到一只玻璃瓶。


多么精致的瓶子啊——瓶身是晶莹剔透的白琉璃,上面刻着先知苏莱曼的浮雕,被打磨地如此光滑,瓶盖是血液般的红宝石,看得人惴惴不安。姑娘小心翼翼地打开瓶子。那瓶子抖了抖动,从她手中跳脱出来,落在地上,瓶口弥漫出一阵金色的烟尘,顿时间狂风大作,海上恶浪滔天,卷起风暴,滩涂上的砂砾震动着,陡峭的礁石碎裂开。待一切安定,那金色的烟尘化开,从其中步出一位金发红瞳的英俊青年。那青年看起来虚幻缥缈,姑娘便知道,不好,这是一只妖魔。


妖魔见到她,便向她行礼:“尊敬的苏莱曼,我已经知道我的过错,在大海中忏悔了一千八百年,请还我自由之身吧。”


姑娘看着他:“先知苏莱曼早就去世了,现在是不同的时代了。”


妖魔抬头打量姑娘,又环视四周,随即换了一副嘴脸,哈哈大笑:“这死对头,可算死了!世上可在没有谁能对抗我了!”


姑娘隐隐觉得不好,果然,妖魔低下头,眯着眼睛盯着姑娘:“本王赐你一种死法,你且告诉我想要怎么死吧!”


姑娘愤怒又害怕:“唉,你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妖魔说:“我在一千八百年前是这里的国王,由于无法对追求我的巫女动心,被巫女施法变成了没有心的妖魔,哦,从此之后,我只能为祸一方,先知苏莱曼与我大战了三天三夜,最后将我封进了瓶中,扔进了大海。我在瓶子里待了一百年的时候,我发誓谁救我出来,我便报答他,给他一座金山,但是没人来救我;五百年的时候,我发誓谁救我出来,我便报答,许他给他用不完的财宝,但是依旧没人来救我;一千年后,我发誓谁来救我,我要报答他,我要许他当国王,驾驭凌云的权力,但我仍旧漂泊在海中。于是,又过了八百年,我以我这妖魔的生命向主发誓,谁救我出来,我就要杀了他!现在你将我放出来啦,我又怎么能背弃誓言,自然是要杀你的!”


姑娘恳求道:“你留下我,主也会放过你的。”


妖魔眯起红宝石般的眼睛,金色的睫毛令人迷醉,然而他说话可真残酷:“我是一定要杀你的。”


机智的姑娘诚恳说道:“你这样厉害,我逃不了啦,但是请你答应我最后一个请求,再杀我。”


这句话取悦了高傲的妖魔,他欣然应允。


姑娘说道:“你瞧,你这样高大,长着人的双手双脚,如何能被苏莱曼装进瓶中呢!”


妖魔说道:“这可是太简单啦!”于是姑娘看见面前的妖魔身形一抖,化作一股金色的烟尘,倏忽钻进了瓶中。姑娘捡起瓶盖,飞快拧紧。瓶中传来气闷狂乱的吼声:“放本王出来!”


“我可不会放一个恩将仇报的妖魔出来。”


“放本王出来,我给你一座金山!”妖魔道。


姑娘拒绝了。


“好姑娘,放本王出来,我许你用不完的财宝!”妖魔道。


姑娘拒绝了。


“美丽的姑娘,可亲的姑娘,放本王出来,许你做国王,驾驭凌云的权力!”


姑娘眨了眨碧蓝的眼睛,仍然拒绝了妖魔。


“放本王出来,你这个奸诈狡猾的小丫头,看本王不杀了你!”妖魔终于藏不住了獠牙。


“不放,我要让你再尝尝一千八百年的苦水,听上一千八百年的涛声。我要将今天的事告诉每一个人,然他们代代相传,从此这片海上,再也没有人会救你!”


语罢,姑娘手中的瓶子轻轻地颤抖,好像有人伤心地呜咽,可是听不清晰,过了一会儿,其中传来了妖魔叹息:“你留下我,主也会宽待你的。能使得坏人悔改,可是善人的功业。”I


妖魔说话如此诚恳,姑娘却硬下心来:“可你都以生命发誓要杀了救你出来的人,怎能打破誓言呢,说要打破誓言,你可还是要死的。”


瓶中的妖魔愣了一会,姑娘讲得是有道理:“唉,罢了罢了。你将我带回去罢,不放出来也罢,每天陪我说说话,只要别再将我丢进漆黑的大海里。”


姑娘就将瓶子带了回去,继续过清贫的日子,做完一天的营生,便陪瓶中的妖魔说话。妖魔的经历如此丰富,故事绮丽而离奇。渐渐的,姑娘开始思念海边那张金发红瞳的面孔,白皙的皮肤,俊朗的面容。妖魔也开始好奇姑娘的一切,也要时不时地关怀姑娘。


有一天,妖魔说:“放我出来吧,我受够了,我想拥抱你。”


姑娘叹息,说:“我不能教你杀了我。”


妖魔说:“我不会杀你了。”


“可你用妖魔的生命发了誓。”


“我不会杀你。”


“我可不能让你去死。”


“好姑娘,让我拥抱你吧!一想到几十年后你死去,便再也没有人同我如此说话了。让我此时就拥抱你吧。”


瓶子里外的一人一魔都在哀怨着,机智的姑娘却灵光一闪:“我可有了解救你的法子啦。”


妖魔愣了愣:“什么?”


姑娘认真道:“我将你放出来,你可得按我说的做。你即使说谎,却骗不了主。”


于是,妖魔再一次被放了出来,大地震动,风暴喧嚣,金色的烟尘中出现了熟悉的面容。妖魔拥抱了姑娘,姑娘拥抱着妖魔。姑娘如此说道:“被诅咒的妖魔,如果你心中喜爱着我,就亲吻我吧。”


金发的妖魔低下头,吻了姑娘。他从心中喜爱着这姑娘。


妖魔有了心。


他只觉得身体一阵震颤,他伸出手,再也化不出金色的烟尘,妖魔成了人。


姑娘笑着说:“以妖魔的生命立下的誓言就让妖魔去偿还吧,你现在是个人啦。”


青年大笑,抱起姑娘。


“美好的姑娘,本王许你一座金山!”


“我不要。”


“本王许你用不完的财宝。”


“我不要。”


“本王许你一个繁荣昌盛的国度,凌驾一切的权力。”


“不,我都不要。”


青年笑开:“既然什么都给不了你,那本王就只能娶你了。”


 


-END-


 


 


故事二:勇者大战魔王


 


日译网文风,欢乐向,有些梗比较烂大街了,比如角什么的,总之自古魔王勇者出cp,就是这样吧。


 


故事还要从勇者拔出了圣剑开始讲起。


勇者阿尔托利亚拔出了圣剑,突然之间乌云密布,空中出现了一座黑漆漆的城堡。
长着角的金灿灿的魔王大笑着:“勇者啊,来决一死战吧呼哈哈哈哈哈哈。”
勇者:“诶?!直接就变成boss战了吗?!!”


看着魔王一脸不由分说的表情,勇者阿尔托利亚揉着眉头:“魔王大人啊,请您稍等一下,您看看我,现在我还没有同伴,没有各种法宝,没有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蒙得神的指引,没有辗转千山万水找到魔王城的曲折经历,没有积累自己的atk和exp,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


魔王摸着角思考着:“需要这么麻烦吗?他们告诉本王,只要和勇者打一架,就可以去度假了。”


然而看着可怜巴巴的勇者,魔王承认对方说的不无道理。于是,魔王脱下了铠甲:“你们人类真麻烦,穿上这个把那些skip了吧!”
叮——勇者!圣剑+1,魔王的宝剑+1,魔王的铠甲+1!


于是,两个人打了一会儿,魔王嫌麻烦了,对面也气喘吁吁,魔王放话了:“喂,交个底,你到底怎么滴才算交差?”
勇者:“我要杀死你,砍下你的角!把角带回去献给国王。”
魔王愣了:“什么?!就为了这个?”


勇者语塞,什么?就为了??
魔王慷慨地地收起了魔法,把角摘了下来:“喏”。
勇者:…………
魔王仍是一脸"拿去吧不谢"的爽朗笑容。
勇者:“诶?!!!!! ”


等,等一下,角是可以随便摘下来的吗?!!


魔王:“你的盔甲难道是长在身上的吗?”


勇者:“但……但是……”


魔王:“勇敢又鲁莽的孩子啊,本王连宝剑和铠甲都能赠与你,区区一对角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限量版和压箱货我是不轻易佩戴的。”


限量版?佩戴?!


勇者一时之间有些恍惚,她觉得常识受到了挑战。


虽然按照进展来说,勇者也太过顺利了,况且,此时,其他世界的勇者们还在离村子不远的小树林的泥潭里挣扎着殴打史莱姆。然而虽然太过顺利,却只是勇者单方面地接受着魔王安排的事实罢了,魔王还这么周到热心,这样未免太没面子了。为了挽回些主动的局面,勇者喝道:“我还是要打败你才能救出公主啊!!!”


完了,魔王咦了一声:“什么?什么公主?本王这里没有什么公主啊?”


勇者很尴尬,都已经打到(勇者单方面感到)你死我活的份上了,难道从一开始就是我们这边搞错了吗?!!


魔王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勇者:“要不,你再回去问问,你们国家的确丢过一个公主吗?确定不是自己走丢了吗?确定不是和其他年轻人偷偷私奔了吗?你们啊,每年都有大堆大堆的事情要让我背锅,明明国王自己把马喂死了,就说是魔王掳走了他的良驹,本王会飞,要马干什么,同你说实话,人类王室的粗鄙财宝,本王未必看得上眼。”


勇者一时语塞,尴尬地说,那我再问问清楚好了。


果不其然,国王说:“哎呀,寡人发布的告示里说的公主被抢走了吗?寡人只是按照神谕发了个告示啊,连自己都没有细看。这是神的锅。”
神说:“哎呀,神谕几千年不更新还是不行的呀,孩子啊,这都是公文啊,一般也就改改数字和年份就发出去了,所以就疏忽了啊。以前的魔王都是掳公主的,谁知道这个魔王就偏偏不抢公主呢!”
勇者好气!太丢面子了,怎么也得找补一点吧!要不可就太理亏了!
勇者回去翻阅书卷,查阅书库,终于发现本国在两千年前的确丢失过一个公主。
两千年前!! 勇者掀翻了桌案。


她气急败坏地找魔王:“就算这样!你也应该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喂喂……已经开始耍无赖了哦。魔王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切。在对面小朋友的一再要求下,魔王甚至无奈地让她查看了魔王城的财政记录和每年的执政报告。


勇者从卷宗里抬起头:“太贤明了啊!这还是魔王吗?!!”


魔王一脸理所当然:“就是因为能力超群所以才能担当众魔之王啊。”


勇者气结——可是这样的话,和魔王城比起来,人类的国家不就变成了好事,挑衅,犯了错不知改正还要让魔王背锅的一方了吗?故事没法讲了呀!
勇者:“魔王城里堆的财宝不是抢来的吗?”
魔王:“这是魔王属地财政上划的。”
什么……居然还在搞地方财政。
勇者:“不对!魔王城黑漆漆的,老鼠,蛇,蝙蝠滋生横行,这是坏蛋的标配啊!
魔王皱了皱眉:年轻人啊,你为什么要以自己的喜好去审判一个族群的审美风格,以偏居一隅的眼光衡量其他地域的生态呢?”
族群审美?!生态?!
勇者呆住了,她从没有考虑过这么深刻、普世又宏观的话题啊。
勇者尴尬地想找个洞钻进去,而对面的魔王只是慵懒地摆出一副"你还要让本王如何配合你"的神态。


瞧瞧,架没打起来,于是魔王的假期没了。这时候魔王才想起来要归咎给谁,归咎给谁呢,根本就是眼前这个黄毛小丫头吧!看看,到底还是魔王的,脾气也没那么好。


于是,xx国xx纪年,魔王终于做了一件对得起人类社会口里所谓魔王该做的事——掳走了勇者。 


这一切被神看在了眼里。


然而,神翻了翻往年的法典,公主被抢走了,勇者要去讨伐魔王;魔王作恶多端,勇者要去讨伐魔王;可怜见的,从来没有写过勇者被抢走了,该怎么办啊。


算了,只是区区一个人而已啦,本来就是我们神这边搞错了的事,就不要再闹大啦,适当的时候,也是要控制舆论的。


神合上法典,挠挠屁股,好累好累,睡个觉吧。


王城里,公主在发脾气:“什么我被抢走啦!我明明就在城里!父王一点都不关心我!”


国王一脸慈祥:“为父知道啦,为父知道啦。”心想着,公主年纪不小了,也该找个婆家,我看邻国王子就不错。


没有人记得王城里少了个勇士。


从此,勇者只得和魔王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END-


 



评论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