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ke

【奈因】悠长情歌ⅡHoneymoon(上)

这种相处模式太棒了(晕厥)

千足子Zzz:

又是这个肉麻到不行的强行晒恩爱系列……_(:з」∠)_


之前原案结局展开的《殊途的邻人》后续番外第二弹~说好的蜜月梗~这次超级烦人的伊总→_→


前文链接:《殊途的邻人》


番外第一弹:悠长情歌ⅠYes I Do




Honeymoon(上)


1、


希腊的圣托里尼真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岛屿。


小到会在曲折如迷宫的白墙小巷转角处,遇见意想不到的熟人。


库兰卡恩没想到自己再与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见面会是这种情况。那个人即使如今在火星,也是传奇一样的存在。他以最底层的地球移民身份,逐步攀至权利和地位的颠覆,一手掌握帝国大半的兵力,甚至继承了前任库鲁迪欧伯爵——他的亲生父亲——的铁甲骑兵“塔尔西斯”。


直至如今,提起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仍然有相当一部分火星人对这个名字表示由衷的崇敬和钦佩。


虽然很早就知道他是自己父亲的部下,但被以伯爵继承人严格教育的库兰卡恩和身份卑贱的斯雷因以前从未见面。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面,就是最终战前夕他亲自拜访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伯爵。


然后他救了当时被追杀的艾瑟依拉姆公主,带她离开危险她的月面基地,而斯雷因则在与界冢伊奈帆的决战中双双堕入地球,从此失去了关于他的一切消息。


但库兰卡恩此时见到斯雷因,倒也没有太吃惊,作为女王的合法丈夫,他早已从艾瑟依拉姆那里得知斯雷因还活着的消息。


上一次见面时,他们都穿着代表贵族身份的红色燕尾制服,利落而干练,那套本不应穿在地球人出身的家伙身上的伯爵制服,在斯雷因身上体现了极致的高贵和优雅,还有无人能及的凛然。


相比之下,连从小遵循贵族教育长大的库兰卡恩都有点相形见绌。


不过现在情况可大不一样了,这位曾经的火星少年统帅抱着两个大纸袋的东西,大部分是食材,有西芹、红萝卜、面包、某种他叫不出名字的长叶子蔬菜,估计还有鱼或者海鲜,因为库兰卡恩闻到了海产品的腥味。


刚才就是因为长棍面包从纸袋里戳出来,估计挡住了斯雷因的视线,而且斯雷因还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害两个人差点撞上。


库兰卡恩原本还觉得穿着正装提着一个大鸟笼的自己有点狼狈,现在他感到好多了。他先开口道:“真意外啊,特洛耶特卿,没想到还能遇见你。”


斯雷因对于在这里遇到认识的人也感到很意外,他眨了眨,虽然意外但完全没有身为通缉犯被发现的惊慌。


“库兰卡恩……不,现在应该是库鲁迪欧亲王了吧?”斯雷因似乎想出于礼节地跟他握手,但实在是腾不出空来,“叫我斯雷因就好,我早就不是伯爵了。”


“您看起来并不打算立刻逃跑?”库兰卡恩若有所指地问。


“您看起来也并不打算要马上举枪逮捕我啊?”斯雷因浅笑着还击。


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库兰卡恩在心里感慨,想起了当初在月面基地见面时,那位宛如一头安静的猎豹的人。但库兰卡恩也知道自己确实不能把斯雷因怎么样,艾瑟依拉姆告诉他斯雷因还活着这件事时,就拜托过他——如果哪天与斯雷因意外相遇,请不要为难他。


但库鲁迪欧亲王还是很担忧,他认为艾瑟依拉姆太善良了,斯雷因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叛乱分子,只要他活着随时都会掀起另一场战争,女王陛下怎么可以那么放心呢?可是当他亲眼看到斯雷因时,他又对自己的原本的看法有所动摇。


眼前所见的斯雷因毫无疑问是他认识那位,可是又有什么地方大不一样了。他保留了身为伯爵时的从容和优雅,却没有了那种即使摧毁一切也要达到目的的疯狂和执念。


“婚礼我看了卫星电视的直播,很美丽,恭喜你们。”这次是斯雷因先开口跟他搭话,“你们来这里度假吗?”


“谢谢。”对于那场盛大华丽的婚礼,库兰卡恩感到很自豪,他有一点炫耀地说,“我们来这里度蜜月。”


斯雷因买的东西有点多,抱在手里有些沉,于是不得已调整了一下姿势。他看着库兰卡恩提着的鸟笼,轻声问:“真漂亮的小鸟,是要送给女王的吗?”


“啊,是的。因为艾瑟依拉姆喜欢鸟儿。”听到自己高贵的新婚妻子的名字,库兰卡恩目光变得柔和,轻声道,“她喜欢地球上一切鲜活的东西。”


“但女王会觉得关在笼子里的鸟儿很可怜。”斯雷因保持着笑容,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份礼物的错误之处,“把鸟儿放走,买一束鲜花女王陛下想必会更高兴。”


各种类型的花我都送过了,库兰卡恩轻微的有些不以为然,他是想给艾瑟依拉姆一个惊喜,才选了这只羽毛斑斓的鸟儿,卖他鸟儿的人还说,这种鸟儿还会学习说人话呢,真是再合适不过的蜜月礼物了。


不过他还是彬彬有礼地对斯雷因的建议表示了感激,好奇地问:“你现在一个人待在这里吗?”不过看斯雷因买的食材,显然不是一个人的分量,库兰卡恩开玩笑地说,“不过你现在这样看起来,有点像地球人说的,新婚的妻子为了准备晚餐的材料而购物呢。”


本想着斯雷因不会对这种话有什么反应,库兰卡恩才这么说的,没料到斯雷因竟然泄露出了一丝狼狈。斯雷因雪白的肌肤很容易就能被看到浮起的浅淡红晕,他是过去面对有意为难他的传统贵族也能不动声色的人,如今却能被一眼看穿。


“看来特洛耶特卿也并不是独自来旅游的呢。”库兰卡恩打趣地说,但他心里觉得斯雷因变得软弱了,这让他觉得有点失望,难怪艾瑟依拉姆会对他放心,这个人已经丧失战意了。


斯雷因没有反驳他的话,不知道圣托里尼上的哪座教堂敲响了钟,他抱歉地对库兰卡恩说:“我先走了。”


“等等。”库兰卡恩叫住斯雷因,他拿出一张精致的邀请卡,“我与艾瑟依拉姆晚上会在私人别墅里举办一个小酒会,宾客不多,我想也没有几个能认出你的,所以你可以带上你的朋友一起来。”


斯雷因努力腾出手接过请柬,说了声“谢谢”。


库兰卡恩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他知道斯雷因曾经对艾瑟依拉姆十分执着。虽然刚才他是有点故意炫耀与女王的亲密,但递出请柬的目的,更多是希望可以让斯雷因看看女王现在幸福的模样,这样也许会让他心里好过一点。


对于斯雷因,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变成了怎样,都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对手。


库兰卡恩看了看手里的笼子,羽毛斑斓的鸟儿也歪着头看他。他笑了笑,并不打算采纳斯雷因的建议。


 


2、


白色的狭长阶梯弯弯曲曲地延伸,抬头眺望,这些阶梯宛如通往澄清蔚蓝的天空。偶尔从远处的海面上传来一两声海鸥嘹亮的鸣叫,海风迎面而来,即使是7月的午后也不会太炎热,晴朗的阳光把洁白的建筑物照耀得如同象牙一般。


斯雷因沿着圣托里尼独具特色的白色小道往上走,路上却没有遇到多少人,但既是店铺又是住家的小房子里,店主们还是热情卖力地吆喝着。在战争前,圣托里尼是非常热闹的旅游地点,每天游人拥挤,会像现在这么清闲简直是奇迹。


希腊,这个经济本来就萧条的欧洲国家,在战争之后连最主要的旅游业也遭到影响,但是小岛本身却没有受到很大的破坏,尽管缓慢,但看得出人们仍然满怀希望地重建自己的生活。


手里拿的食材重死了,斯雷因想快点回到位于伊莫地区的小房子,然后把西红柿狠狠扔在那个人脸上。


伊莫洛林是岛上的小镇,位于悬崖边上,可以眺望爱琴海和火山岛,因为海拔较高,即使是难得的游人也很少选择这里。这里有过很多豪华的高级酒店,但是战争之后不少酒店都荒废了,紧闭着气派的大门,墙后爬出茂盛的绿藤。


那一场战争到底破坏了多少东西呢?从这些建筑前走过时,斯雷因会为此感到内疚,因为这是他犯下的错的一部分。他在本可以停止这一切,但他没有那么做,他选择了欺骗、背叛和杀戮,地球人说他是第二次地火战争的首要战犯,他从来没想过要反驳。


啵。


鼻尖一凉,斯雷因猛然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走到租下的民居小宅前。刚才碰到他鼻尖的是个轻飘飘的肥皂泡,现在越来越多透明的肥皂泡从上方飘下,他抬起头,看到伊奈帆在窗台前吹泡泡。


小孩子才喜欢的把戏,这个让火星骑士闻风丧胆的地球王牌机师居然玩得不亦乐乎。


透明的肥皂泡在阳光照射下每一个都是彩色的,边缘绽放着淡淡的光泽,像镶嵌了一道璀璨的金边。


啵,又一个肥皂泡撞在斯雷因的额头上,破掉了。


那人把手肘支在窗台上,托着腮,从上方注视着他,露出平常人难以察觉的笑容,“欢迎回来,斯雷因。”


他们租下的小房子位于悬崖边上,西边的所有窗户都能看到宽广浪漫的爱琴海。午后的阳光下,这片世界上最蓝的海宛如一块巨大的蓝宝石,与蔚蓝的天空交相辉映。


斯雷因把东西拿进厨房,头疼着该怎么处理这堆东西。伊莫洛林小镇的环境比岛上的中心地区要清净,缺点就是这附近根本没有可以用餐的地方。斯雷因也不喜欢到人多的餐厅吃饭,他总是下意识想要把自己藏起来,所幸是伊奈帆有一手好厨艺,从来没让他挨过饿。


但是昨天伊奈帆坚决地说不要做饭,希腊地区最著名的是西红柿和烤羊肉,这个看起来对享受生活没兴趣的人突然讲究起来,提议去当地的餐馆吃饭。


斯雷因很清楚这个出身日本的家伙根本不喜欢油腻和味道浓重的东西,当时他们正在下棋,斯雷因拿着黑棋漫不经心地说:“那我们可以买羊肉回来做烧烤,我知道烧烤架在哪里。”


“不要。”回应他的是伊奈帆非常果断的声音。


斯雷因不禁抬头看他一眼,发现他居然是认真的。斯雷因赌气地用力放下黑棋,也很坚决地说:“那我也不要。”


“我才不要。”


“我管你要不要,反正我不要。”


两个人就这种无聊的事情争执起来,双方表情都很平静,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但是棋子落在棋盘上的声音越发响亮,黑白相间的国际象棋棋盘上弥漫起不输他们当年战场上厮杀时的紧张。


斯雷因也不想计较这种小事,其实偶尔出去吃个饭也不是不行,但心里就是不痛快。伊奈帆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喜欢人群,更何况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最应该低调行事的家伙堂而皇之地到著名旅游景点的知名餐厅吃饭?


“你怎么不干脆给地球和火星都拨个卫星电话让他们各自派人来捉我们好了?”斯雷因说,“皇后,f6。”


“我们去吃个饭还要劳烦军队出动,是不是太夸张了?”伊奈帆假装没听懂他的挖苦,“皇后,f6。”他拿掉了斯雷因刚放上这个格子的黑棋。


“你的提议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斯雷因毫不客气地回嘴,“骑士,f6。”并且也毫不留情地把伊奈帆的皇后吃掉。


“我不想每天做饭,而且再让你负责洗碗,这里还能用的餐具就不多了。”伊奈帆沉思了一下,“象,g5。”


“我又不是故意摔破的……”被说到痛处的斯雷因脸颊红了红,同时思考着棋局而轻轻皱眉,“……王车易位。”


棋局最后还是由伊奈帆获胜,输了棋而且吵架没吵赢的斯雷因非常不高兴,晚上睡觉的时候拿背对着伊奈帆。然后这个让人火大的家伙粘上来,烦人地亲着他的颈脖,伊奈帆体温偏低,可是他的吻总是滚烫的。


尽管被亲得浑身发软,但斯雷因坚决地不理他。伊奈帆轻轻拨开他盖在耳朵上的发丝,他的嘴唇摩挲着敏感的耳廓,却又不做什么,黑暗中只借助窗外的月色都看到白皙的耳朵红透了。


“不高兴?”伊奈帆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问道。黑夜里情人间的耳鬓厮磨,冷漠的家伙的声音和平时不一样,低沉轻柔,带着湿热吐息的声音传入耳内,仿佛带着高温,会把骨髓都烧融成奶油。


“不高兴的人是你吧?”斯雷因态度软化了,稍微转过身看着伊奈帆,夜色里那双红酒般的眼眸染上一点深沉的紫色,分外的深邃。这几天斯雷因其实觉得有些困惑,他知道伊奈帆这几天在生气,可是他并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几番打探对方却又不肯说,他郁闷极了,所以今天才因为吃饭的事情跟他吵了起来。


斯雷因发誓看到伊奈帆冷笑了,然而接下来他温柔地亲了亲他的额头,说道:“明天我是不会做饭的。晚安,斯雷因。”


说完后他就干脆地放开斯雷因,躺回旁边的位置上,心安理得地睡觉了。


斯雷因气了大半夜睡不着。


第二天起来,斯雷因再次感受到伊奈帆果然是个言出必行的家伙,冰箱里没有食材了,这一定也是伊奈帆的阴谋。于是才有了斯雷因不得不自己跑去买菜回来,结果在路上遇到库兰卡恩的事。


现在斯雷因还不知道伊奈帆到底在生什么气。


 


3、


下厨这件事对斯雷因不是不可能的任务,小时候父亲实在忙碌,他为了不让自己饿肚子还是会做简单的食物。可是在火星那么多年,先不说别的,光是少得可怜的食材,就足以让人放弃“烹饪”这件事。


斯雷因洗好了蔬菜,他打算全部切碎了用沙拉酱拌一拌,怎么也是能吃的。伊奈帆不玩他的肥皂泡了,在客厅里饶有兴致地围观。开放式的厨房一览无遗,锅里炖着红酒牛肉,这是伊奈帆教过他的一道菜,听起来复杂做起来却简单,虽然当时教导的过程有些羞于启齿。


把要用到的红酒从柜子里拿出来时,斯雷因想起“授课”时红酒滑过赤裸的肌肤的感觉,伊奈帆趴在他身上品尝流过他身体的酒液。弥漫在空气里的葡萄酒芬芳让他醉醺醺的,一时间也不分清是红酒还是伊奈帆的眼神让他醉得头晕目眩。


该死……还是不应该选做这道菜的,察觉到情欲骚动的迹象,斯雷因有些后悔,赶紧深吸几口气冷静下来。


这是一道耗时相当长的菜品,从现在开始做到,炖着到傍晚就应该差不多了,到时候可以在西边的窗台上,一边看着日落一边品尝。


他正手忙脚乱地翻炒着牛肉,突然背后一热,伊奈帆冷不防从后面抱住他他把脸埋在斯雷因背上,搂着他的腰不放手,像一只懒洋洋的无尾熊。斯雷因问他要干什么,但伊奈帆一言不发,却也赶不走。


斯雷因只好拖着这只名为界冢伊奈帆的新品种无尾熊走来走去,这只无尾熊最烦人的地方是他还不安静,一会儿挑剔菜叶没洗干净,一会儿跟他说鸡蛋煮过头了,一会儿又说炖牛肉的火太大了,弄得斯雷因很想把他从自己身上撕下来扔出去。


就在斯雷因准备发火的时候,无尾熊突然蹭了蹭他脖子,说:“我饿了。”


“有面包。”


“太硬。”


说肚子饿的人居然嫌弃面包,斯雷因觉得他活该饿死,但说出来的话却是:“……那剥鸡蛋给你吃?”


“好。”


用来拌沙拉的白水煮蛋确实煮过头了,对半切开后蛋黄会散开。伊奈帆不肯自己动手,斯雷因便自觉地把那半个鸡蛋送到他嘴边。


伊奈帆吃掉那半个鸡蛋时,还不老实地啃了一下斯雷因的手指,为了表达饥饿他开始威胁道:“要是再没东西吃,我就要吃掉你了。”


斯雷因开始四处找菜刀。


伊奈帆松开他,无尾熊终于摆脱了。斯雷因才松了口气,就听到伊奈帆问:“为什么不买现成的食物回来?”


斯雷因被问得哑口无言,他当然想过打包几份菜品回来,可是最后都没有那么做。因为吃习惯了伊奈帆做的食物,所以怎么看其他的都觉得不合口味吗?还是因为他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表现给伊奈帆看看呢?


在黄昏下吃着热腾腾的红酒炖牛肉,看着被夕阳映照成金色的爱琴海,不是很棒的事情吗?可是这样的理由他说不出口,不过斯雷因想他也不用说出来,因为伊奈帆肯定早就猜到了。


斯雷因看着那双不知道藏着什么秘密的红酒色眼睛,坦率地说:“根本没必要到外面吃饭,只有我们一起不就够了吗?”


“我知道。”伊奈帆亲亲他因为忙碌而微微汗湿的额角,意有所指地说,“红酒炖牛肉要做很久。”


斯雷因拿出红酒时就有点发情了,实在没有立场指责什么。他把手臂缠上伊奈帆的脖子,主动地送上嘴唇,然后立刻就被吻住了。


斯雷因知道这个人还在计较什么而生气,可是他又对现状很满意,这实在是太矛盾了。


不过皮带被解开的时候,他也没有余裕深思了。


 


艾瑟依拉姆收到库兰卡恩的礼物时,稍微愣了一愣,然后笑着说:“谢谢你,很漂亮,库兰卡恩。”


库兰卡恩虽然笑着,但心里有些失落。


艾瑟依拉姆完全没有发觉,不管他送给她什么,鲜花也好,珠宝也好,她都会微笑着收下,然后说“谢谢你,很漂亮,库兰卡恩”,没有一次例外。


一开始他以为她是真的喜欢,但后来渐渐就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些礼物。即使不是他,换作任何一个人送,所得到的答案大概都一样吧?


其实不喜欢也没关系啊,比起千篇一律的回答,他更愿意听到女王如实地告诉自己她的真实想法。


“我今天见到斯雷因了。”库兰卡恩说,想打破有点僵硬的气氛,“他似乎和什么人一起来圣托里尼了,我给了他晚上就会的邀请卡,我想你或许会希望见到他。”


“斯雷因?”女王有些吃惊,“他们会过来吗?”


库兰卡恩本以为她会高兴的,结果女王的神情有些忐忑,还有她脱口而出的“他们”,艾瑟依拉姆知道和斯雷因一起的人是谁吗?


他安抚地握起女王白皙的小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精巧又漂亮,昂贵的钻石闪闪发亮。他其实挺期待看到斯雷因会和谁一起出现的,因为实在是让人好奇。


但是被邀请的客人会不会来呢?


这个库兰卡恩就不知道了。


TBC


悠长情歌ⅡHoneymoon(下)


伊奈帆……火力全开撒娇中,斯雷因表示这人神烦!伊奈帆孩子气的一面,这次想尝试一下。


并不知道闪光弹要炸到身边的库兰,保重……


女王心想:妈的我上次被闪死了好不容易缓过来你又给老娘招惹他俩!来人,把亲王拖出去跪搓衣板!


写得有点长所以分两章,这周内就把后续写完……


PS:棋局是来自1993年在匈牙利的一局棋_(:з」∠)_



评论

热度(249)

  1. keke千足子Zzz 转载了此文字
    这种相处模式太棒了(晕厥)
  2. Fuera del Mundo千足子Zzz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uera del Mundo